翡翠说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1138|回复: 0

[交流] 翡翠赌石中关于擦石头的经典故事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4-11-20 13:50:2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QQ登录使用更方便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翡翠赌石中关于擦石头的经典故事

翡翠赌石中关于擦石头的经典故事

(翡翠赌石,究竟赌的是什么?看了今天的文章我颇有感触!是赌财力、魄力、运气!我感觉都不是,赌石赌的就是眼力、经验!你首先要分辨清楚这块石头为什么开窗在这里,为什么其它地方没开!仔细看认真的找,每一处黑点、坑洼、敲口所代表的意义!因为在石头到达你手之前,已经被几个、几十个、甚至上百个高手看过了、研究过!你就能保证你比他们的眼力还强吗!其实很多时候,赌石就是跟各位赌石的高手前辈赌!比仔细、比认真、比见识、比眼力、比经验!记得某位大师说过:“石头不骗人,只有人骗人”!哈哈,有道理!今天继续看赌石故事,人家擦石头师傅才是最牛的!)

我不解,老人也不再多解释,让人找来一件种很老的玉石,但裂络多,有许多豆渣的低档贷。他攘住石头,用低档石料的尖尖,一下一下很有力地砸黑乌沙,就砸我擦出的白道道。 嗒嗒嗒,嗒嗒嗒,砸一砸,看一看,再砸砸,又看一看,我不明白他要干什么,问他也不回答,只好在一旁看。

很快,黑乌沙被擦出的白道道上布满了坑坑凹凹,像无数个小麻子,我猛然觉察:白道道不见了,这好像是一道天然的痕迹。接下来,老人又到伙房,把擦过的地方往铁锅的锅底上蹭了蹭,黑黯默的锅烟子完全蒙住了那条印痕。不过,我心里一沉,这样人家很容易发现的。正在困惑,老人又来到院里,抓一把湿泥巴擦在锅烟子上面,而后又在地面上轻轻磨擦。片刻,老人吩咐:“拿盆水来。”

我赶忙端来一盆水。老人用水洗去黑乌沙上的泥巴,再交到我手上。我瞪大了眼睛仔细观察,竟然一点也看不出擦过的痕迹,只看到一道道普普通通的玉石上常见的沟痕。我发誓,如果我不是亲手擦出了那条白道,我绝对想也想不到这件石头上有擦过的痕迹。

不久,我就将这块石头带到泰国,很轻松容易的卖了8万块泰币。

当然,我的收获绝不仅是8万泰币,你们应该知道我最大的收获是什么,这使我终身受益。8万泰币,80万泰币也买不到的。 附带说一句,从这件石头起,我正式拜金老为师傅。


89.jpg

擦   石

   擦石,平地暴富玉石界行话:多看少买,多擦少解半粗半细也成器

   跟着师傅在密支那学了半个多月擦石头,我又回到了低城,同朋友小G,合伙买了一件货。

    这是件大谷地的石头,属老场区;黄盐沙皮,有二指宽的蟒带,形状如同一个拳头。拳头顶上被敲开了一个碴口,露出石榴籽大的一点淡绿。碴口是指在石头上砸了一个缺口,用来显示里边的颜色,如同擦出一个眼。

    小G不懂石头,但是有钱,货款大部分是他的。按比例本应2/3股是他的,1/3是我的。不过,因为我算是懂货,就一人占一半。石头买到手之后,我才注意到:这石头的皮壳表现不一样,一半是粗沙,一半是细沙。通常人们买石头总爱买表皮一致的,要么粗,要么细,因为有表里如一之说。粗细相杂,质地一也就好不了,像这件石头一半沙粗,一半沙细,会不会影响到里边的肉,谁也说不清。

    原本买来就是为了擦,为了赌的,大概小G因为我没发现一半是粗沙,一半是细沙,对我的经验大为怀疑,坚决不肯擦,要原封不动的卖,只要赚个几万几千也行。我大为恼火,骂他:“要赌石就要有赌的胆量,娶来了媳妇不上床,干什么用!

    小G也有理:“照这个扮相,保本没问题,你那本事,粗沙细沙都看不出,要是一擦露了底,连本钱也收不回来!

“你没擦怎么知道会露底?就是露了底我也会补!

     俩人都年轻气盛,又不懂货,整整吵了二天。有时候,他被我说服了,石头架上机器了,他又动摇了,非撤下来不可。因为本钱是他出大头,我必须尊重他的意见。可眼瞅着三天人过去了,什么道理都说了,还是说不服他,我决定蛮干!

     这人下午,乘他上厕所的时候,我拿起电动砂轮就顺着碴口处的蟒,小心翼翼地开始磨。小G在厕所里听见响声,提着裤子跑进屋来:“擦不得,擦不得!

    他断了电,砂轮停了,可石头上己经有了一道白印。他咧咧嘴,直想哭。我说:“现在是不擦也得擦,有了这道白印子,谁也不会出高价,都会认为擦不出色来。”

G叹口气,不说话了。

    我又插上电,接着擦。虽然我坚持擦,下手很小心,只擦了半根火柴棍大的一笔。不一会,见绿了,泼上点水,立刻就显得绿汪汪的,像绿血_

G一见,来了情绪,“再擦大点,擦大点”。

     一会儿,石头上擦出火柴棍长的一道绿,小G立即叫来几个商人开价。有人开20万。小G不卖,说:“再擦,把背面也擦一道。”

我说:“要是背面没色,10万也卖不了。”

“先擦小一点嘛。”小G说。

他也尝到了擦的甜头。我又在背面擦出火柴棍长的一道绿。有个商人马上说:“别擦了,我出25!



我说:“不行,有好几个地方还可以再擦。”

G也说:“对,至少可以把绿再推宽一点。”

    很快,我又推出两股绿来,有个商人出到30万了!我和小G还是不卖,我们都被擦石头的奇异效果振奋了,迷住了!现在石头的四面都见绿了,我又把火柴棍细的绿,推成筷子粗,这时候,围观的商人己经出到40万了!我和小G还是不卖,我们要50!

最后这件石头是带到泰国卖的,售价是42万一泰币。

一叶障目

    大约是1988年的夏人,我顶着大雨,到一个朋友家看石头。这是块后江石,松花鲜艳,一潭潭,石头形状像个象牙芒果。没擦过,也没开过口。货主喊价30万,我还价12万。货主就不吱声了,改扯别的话题。我们虽然不熟,但也打过几次交道,知道双方想的相差太远,也就不谈了。

   几天后,有个朋友来家闲人坐,无意中谈起那块石头,说货主自己擦了那块石头,不料,出现了黑丝丝,无人开价。我暗自庆幸自己没买。

   二年后的一天,也是个雨天,一个朋友顶着大雨,送来一件货,让我看。我仔细一看,猛地想起来:这不是二年前看过的那件货吗?拇指大的一片绿,色正,光亮,就是布满了一丝丝的黑枯,密密的连石榴籽大的一颗戒而都取不下来。真是让人惋惜。

   我捧着这块石头左看右看,用指甲头刮一刮黑枯,好像不是太硬,微微有点陷的感觉。我有些不敢相信,走到窗口,背对着货主,用小刀轻轻一刮,果真有吃进去的感觉。我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。翡翠的硬度是7,小刀的硬度只是5,小刀划上去不是光滑的感觉,而是陷,那就说明枯不够硬,也进钻不深。再看石头的侧面,几道大络,推测这络肯定会穿过去,我按捺不住喜悦,不动声色地说:“什么价?

5万。”

   我高兴得连价都没还,马上掏出5万块钱,货主都愣了,接了钱赶忙离去。他一走,我马上用砂轮擦黑枯,擦到裂络处,黑丝丝不见了,碧绿一片!这件石头自然是涨了,经验就是:擦出黑枯等不好的表现时不要急躁,要细心分析,如果黑枯发软,多半进不深;如果侧面有络,有时也会将黑色斩断。

   还有一件事,那年,我到泰国去卖货,刚巧遇上一位亲戚也到泰国卖货。他比我旱到几天,带了5件石头,别人总共才开价15万,他让我帮忙看看,毛病出在哪。

我一看,5件石头有4件无蟒无松花,没有什么表现,只有一件白盐沙,看到一条蟒和点点松花,但是,己经被擦了很大一块,露出一片白。亲戚对我说:“这被擦掉的一块,原来松花绿成一片,不知为什么,越擦越淡,擦到肉了,反而不见色了。”

    我抹了点水在被擦破的皮上,拿到太阳下细细看:水光中隐隐约约有淡淡的绿色。我琢磨有两种可能:一是皮太厚,还没有擦到色,二是色在里边。我说:“擦吧,再往深处擦,要不,干脆钻个眼。”“不行,就这样己经破了相,卖不上价了,要再擦再不见色就更没人要了。”亲戚说。这人我没能说服他。第二天,他还来找我想办法。我给他分析,说:“如果原先的松花确实像你说的那么好,那就下定决心擦。表里如一,里边肯定有绿。里边无绿那外边的绿是哪来的?不过,要是你只是说给我听的,那就别擦了,就这样找个不懂货的人卖给他。”

“我骗你干什么,原先松花就是好,一擦才不见了。”亲戚说。“那就擦,要不就切,否则明知有绿,不拿出绿来就卖,那可真是大傻瓜了”。我说。亲戚想了半天,权衡擦与切,还是擦安全;涨与垮,还是涨的诱惑大。

这下可苦了我,没有电砂轮,只能用砂条一下、一下一下使劲擦。擦了整整二天,见绿了!你说是怎么回事:雾太厚!一层雾差点误了几十万块钱的大事。


90.jpg

见好即收

   回到低城,我在家休息了半个多月,有一个朋友赵文开车来了,他是华侨,40多岁,随父母来缅甸几十年了,先是做小买卖,几年前才开始学做玉石生意。他说:“高老弟,我买了一块刺通卡石头,擦了几下,势头有点不对劲,你帮看一下。”

我们当即坐车到他家。

   石头是一块黄盐沙,称盐沙的石头就是指翻沙比较好,像一颗颗盐粒。石头呈方形,厚约25公分,重约8公斤。正面上有4指宽的一股蟒带,上边淡淡的一点乔面松花。洒上水才看得出来。赵文己经在蟒的一头擦出了口子,露出了白肉,俗称露底。

就像我那次擦的一样,只是更深些。

我问:“什么价买来的?

"50万。”

“吹牛,到不了40万。”

“你别管多少买来的,要命的是让我擦露了底,40万也卖不了了。你说怎么办,我想切一刀。”

我说:“我见过一块这样的石头,蟒好,松花特别鲜艳,我师傅说是险石,动不得。我劝你也别切。”

“就照这样卖,谁要?那我不是亏定了。”

他说的也是,眼下只有铤而走险。我说:“按我师傅教的,再擦松花最好的地方,碰碰运气,如果能擦出一股带子,涨了,就赶快卖。”

这件石头的蟒和松花比我擦露底的那块还清楚、鲜艳,也许危险更大。为什么不能采取师傅帮我凿的办法呢?他擦的而积太大了,不容易掩盖。

赵文半响不吱声。“擦一下能涨多少,万一还不见绿呐?还是切一刀好。’,他喃喃自语。

我把石头看了又看:蟒上还有一片细长细长的密集的松花,正在蟒的中间,虽说弯来拐去,曲曲弯弯,很有可能擦出一股带子。如果有了这么一条带子,这块石头肯定涨!再仔细看看,松花附近,乃至整块石头上都没有癣,也没有铁锈,松花点点上一也没有癫点,更没有让人心惊肉跳的猪棕癣。

我坚持说:“擦,细细的擦一股。”

赵文摇头:“擦出一股白就全毁了,还不如这样卖。”

照理,石头是他的,好坏都是他的,他既这么讲,我又有什么好说的。可石头诱人,现在己经不是谁的石头的问题,而是对石头的剖析,是它那不可琢磨的内容在吸引着我。我说:“听我的,没错。”

“不行”,赵文固执己见,“躲开松花横切一刀,就算是两头白,别人还可以赌松花。”

“要是两头白谁还信你的松花?你怎么想得出这种道理!

“那、那就贴着松花切。”

“行呵,你要是愿意扔了这50万,就切吧。”

我这么一说,赵文软了,神情紧张了。他输不起50万,我趁此机会又说:“你要打定主意切,我就走了;你要是愿意听我的擦,那我来帮擦。”

静了一会,赵文说:“高老弟,石头你带走,带到你家去擦,一切交给你了。”

他为什么这么说呢?赌石头的人都有这个阶段,一开始见石头就想切,想解,待吃过几次甜头,也吃过几次苦头之后,再切,再解时,特别是看着别人在切,在解自己的石头的时候,那滋味,就好像那亮闪闪的大锯正锯着自己的骨头,那砂条正一下下擦着自己的心尖。

我己经走过了这个阶段,进入了如痴如醉的可以说是忘我的阶段,就是见了石头就想擦,不管是自己的,还是别人的,不管擦涨了属于谁,反正就是想擦。



赢或亏都在其次,就是想知道自己的判断。

虽然如此,我把石头带回家,放在桌上,打了一盆水,拿着放大镜,仔细观察了半夜。第一个旱上,我开始动手擦石头,砂轮下在松花最浓的地方,小心翼翼的一点、一点地擦。擦几下,就泼点水,看看颜色是浓是淡。泼点水,颜色就会变得鲜亮,对比强,如同抛了光。我的想法很简单,只要颜色稍稍转淡,立即停止。

擦擦看看,看看擦擦,万幸,到中午时分,蟒带上出现了指甲盖大的一块绿。再擦几下,泼点水,哎呀,这绿竟然闪闪发亮,绿得又浓又艳。

我惊骇,又喜又怕;这石头的皮是如此之薄,这绿怎么会这么艳,从外表可是一点也看不出来!

我一下也不敢再往深处擦,生怕这颜色会跑了似的。我又小心翼翼地朝两头发展。也是照松花最浓的地方擦。

先擦上头,按色浓者为根的话,就是朝根的纵深部位擦,擦出5公分,竟然同先前擦出来的一样艳绿。情况如此之好,如此意外,使我不敢再往前擦。

我掉过头,又朝另一头擦,同样擦出5公分的艳绿!

至此,整块石头上奇迹般地出现了一股拇指粗,长15公分的艳绿带,其色彩之鲜艳,实在少见!

我说不出为什么害怕、紧张,反正我觉得不能再擦了,这件石头就算赵文是50万买的,也涨了,卖个70万不成问题。

我记着师傅说的话:见好就收,切不可贪,玉石翻脸,谁也无奈。

我把石头抱到赵文家。赵文高兴得嘴唇直抖,半响说出一句:“切,切了这辈子的钱都有了!

我骂他:“切垮了你卖房子吧,妈的。”

赵文这回气粗了:“高老弟,这样的石头都不切,让别人去赌,去发大财,你做的什么生意!

我说:“什么生意?擦开这道口,你己经涨了,大涨了,就可以了。再涨再亏,你让别人去赌,别都想一个人吃。”

赵文不吭声。

我知道他不廿心,骂他:“你那点本钱要赌这件石头差远了,老婆孩子加上都不够,还是不要太贪心!小心刚到嘴的肉又跑了。”

   赵文这人必竟有文化,他听进去了。其实,面对那样一块可以决定你一辈子命运的石头,又有那么多诱人的表现,一般人是难以抵御的。说不贪心容易,真正不贪心难,我有一段时间连连失误就是这个原因。

赵文托我把石头带到泰国,交给他哥哥。他哥哥清几个商人来开价,一开竟然开到100万泰币,那时相当400万缅币。他哥哥很有心眼,不卖,又把石头带到了香港。

到了香港,他请商人们看货,但不卖,只愿找人合伙切石头。就是几个愿意参加切石头的人,先给石头开价,然后按每人一份,把钱付给货主,就算入了股,那石头有他一份了,如果石头切涨了,有他一份,如果石头切垮了,他那一份也就完了。这叫合股。一般大价钱的货,有可能暴涨,也有可能暴跌的,保守点的人多采取这种方法。

那块石头绿得那么艳,那么浓,太吸引人了,马上就有9个商人报名入股,再加上货主,刚好10个人。他们当时合价,这块石头180万港币!

许多人闻讯赶来,要参加入股,都被拒之门外,感叹不己。

   9个人掏钱给了货主,然后就要切石头了,不巧,他哥哥的一个老朋友闻讯赶来,非要入股,可是股份己定,不好再重新分股,况目_要求入股的人还多着呐!另外9个人的一致意见是不能改变股份,而这位朋友又关系非同一般,他哥哥想了半天,为了情义,将自己的股份的一半,让给了这位朋友。朋友自然是感激再三,这个朋友没白交,重义轻利,够意思。

   股东们选了个黄道吉日,将石头送上解锯,事前为了不惹人注意,横遭忌妒,严加保密,不让任何人知道此事。所以,此事热闹了一阵后,突然杳无音信,市场上也见不到那块石头,连货主也见不到了。众人都感到疑惑,慢慢地才透出一点消息:垮了!

那块石头真解垮了。赵文亲口告诉我。

垮得就像当初我不敢相信它绿艳得那么好一样那么糟糕。据赵文说,石头解到二分之一时,众股东们都静了,谁也不说话,眼睛都盯着锯盘,看它飞轮般旋转,水花飞溅。大家心里一样紧张,每个人都有18万在那锯盘下,谁也不知道锯出来还会有几分绿?八分、七分、六分、五分,即便还有五分,也能保个本,如果有八分,九分那就赚了!

正在这时,倏然间,机器一声怪叫,石头断裂开了!其中的一半滚下机床,在地上滚了几滚,剖面朝上的不动了。天哪,那剖面一片雪白,仅有一丝绿,毫不夸张,只有一张纸一样薄的一层绿!

机器停了,谁也不说话,许久许久,才有个工人走来,将卡在机器上的另一半石头取下来,放在滚到地上的半边石头的旁边,悄悄退下,剩下呆如木鸡的股东们。

几个月之后,赵文又来我家,说他哥哥捎话来,说想见见擦那件石头的先生,那件石头就那么一层纸厚的绿,少擦一下见不着,多擦一下看不见,擦得太绝了!

我说:谁也不见,我没给你擦过石头。

这种事地地道道是撞上的,不敢吹牛.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门户|站点地图|手机版|翡翠说珠宝论坛 ( 冀ICP备14005734号-1 )公安机关备案号:13012902000119 联系微信 66598831

GMT+8, 2019-11-13 12:36 , Processed in 0.077277 second(s), 27 queries .

Powered by 翡翠说 X3.2

© 2014-2019 翡翠说版权所有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